楠树的花

all江党,all韩党,不适慎入,和谐社会,拒绝掐架。

【百日江波涛|周江】少年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73

抄送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这些人物不属于我。私设和OOC属于我。

流水账文风,小学生文笔,食用不适请海涵。

感谢阅读。

 

略显幼俗的音乐声响起的时候,江波涛揉了揉感觉胀痛的太阳穴,将试卷和答题卡叠放在一起,把自己的证件收进了透明的考试袋中,视线一转看到桌角上黏贴的那一小方考生信息,不由得笑了笑,抬手揭了下来,一起收进了袋中。

做个小小的纪念吧,未曾想过了这么多年还有机会坐在这样一张小小的课桌上,倾尽十几个小时的全力去答一套晦涩到让人眼冒金星的考题。

很痛苦,也有点怀念。

 

走出考试楼外,之前戒备森严的考场工作人员已散去了,各处涌出的考生带来了喧嚣,颇有几分放学后的景象,只是其中既有敦实的大叔,也有丰饶的女子,明明白白地昭示了这里是成年人的战场。

甚至还有头发已花白了的大爷,对不起啊,虽然敬佩,也要竞争这极少的过关名额了呢。

小小的唏嘘感慨后,江波涛想起了什么,赶紧从背包里抓出了手机,迅速操作开机,点开微信界面,果不其然看到周泽楷给他发的消息,只有一条,【考完我去接你】,没有急切的询问,也没有紧凑的安排,一如既往沉稳而自然的步调,让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才真正感觉到结束了。江波涛用鼻尖抵着手机暗下去的屏幕笑了笑,手指一滑,点开了拨号界面。

 

学校附近没有停车的地方,周泽楷把车停在了地铁站口购物中心的低下停车场,然后徒步走到了学校门口。他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因为考试的时间即将结束,都三三两两地站在出口附近,很是热闹。周泽楷找了学校侧面围墙边一个树荫下,倚靠着身后的栏杆,长腿一支,悠闲地抬头望天。

天空非常蓝,是入秋之后特有的高阔干爽的那种蓝。今天市区在办市民马拉松比赛,这天气确是万分给力。早上起床时还能看到江波涛给他发的地铁里跃跃欲试的参赛选手的照片,个个穿着包裹得很矫健的紧身衣,号码牌背在背后,在安全门外忙不迭地压腿扭腰什么的,倒一点不耽误地忙着热身。周泽楷看看时间,想着江波涛已经进了考场,手机必是关机了,知道江波涛只是发来给他看看,便也免回了,起身进了浴室。

这两日江波涛都睡在客房,因为考试地点非常偏远,城里堵车情况又多发,这次还加上比赛的交通管制,江波涛便决定乘坐公共交通,早上不到5点就要起床,他不想影响周泽楷周末睡到自然醒的习惯,便坚持把棉被枕头抱枕一卷拖到了隔壁房间。但他不知道,早上他房间有响动的时候,周泽楷便会醒来,然后闭着眼睛听着爱人在清晨的一片寂静中来回走动的微响,直到大门被轻轻叩合的声音响起,才翻个身过去抱住身边自己的那一只企鹅抱枕。

只有一只,没有江的味道,不开心。

 

手机震了一下,周泽楷按了一下解锁键,是江波涛,【小周来学校里吧,我们一起转转】,后面附了一个愉快的笑脸。周泽楷勾了勾唇,快速回复了两个字,【等我】。

江波涛站在升旗台下面的水池旁边一边吹着风一边望着水,感觉很舒服。池子里有成片的圆荷叶,叶子下面锦鲤缓缓游动,还有趴在水面上的水黾,四肢细长地撑展着,偶尔忽然划动一下向前扑棱几寸,静止之后动作还和原来一模一样,倒像是个懒得动弹的性子。江波涛观得乐不可支,微风吹得刘海飞扬,眉眼弯弯得温柔美好,看呆了正走过来的周泽楷。他看出来江波涛的心情很好,并不是因为刚刚结束了一段沉重的备考,而是沉浸在某种柔软的心境中,眼睛里闪耀的光芒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少年。

江波涛先看到了他,眼睛一下子亮了,等他走到身前,忽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那是一个温暖满怀的拥抱,江波涛柔软的发际擦过了他鼻尖,熟悉的清爽气息一下子扑了满面。周泽楷只愣了一下,便反手揽紧了怀中人的腰身,脸颊轻轻地贴上他耳边蹭了蹭。

小周,我想你了。

恩,我也是。

 

“小周你看,那栋楼还是民国时候建的。”江波涛笑吟吟地伸手给周泽楷指看角落上刻的【民国十八年】,“你觉不觉得跟我们学校有点像,该不会就是仿这个建的吧。”

周泽楷抬头看了看这栋红楼,确实有几分像母校。他原是不太在意地跟着江波涛一起闲逛,此时因这话头留了一分意,这一看,倒真觉出几分亲切感,只觉方圆布局,一草一木,看着都沉静喜人,也许是大部分学校的气场都相似,自有几分超然于世外的清幽。再看江波涛少有的轻松活跃,甚至显露出几分少见的孩子气,眼神不由放柔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晃悠到了操场上,大草地侧边的主席台上还挂着一大幅红色的横幅,写着什么强身健体报效国家,另一边是篮球场,空空静静的篮框架映在碧蓝天穹里,显出几分岁月斑驳的味道。江波涛眼尖,看到草地上的足球球门前躺着一个球状物,看着并不像足球,便走了过去,捡起来一看,果然是一只篮球,掂在指尖拨了两个来回,似是还有不少气。江波涛托着那球,好像想起了什么,望着不远处的篮框凝视了一会儿,等周泽楷走到身边了,笑了,“怎么样,单挑一局?”

 

周泽楷松了领口,解开了袖口,优雅地挽着袖子,江波涛忍不住想遮眼,这样的小周散发出一种要命的性感,尤其是想到那修长的手指……糟糕,赶紧用力眨了眨眼,都是小周那句“比赛,赌注”害的。高中的时候在校队大家练习完了偶尔也会留下来对打,输了的就要负责请大家喝汽水。但小周的赌注……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江波涛强自稳了稳心神,一捻手指用力一转,颇有分量的球体在指尖上凝立旋转起来。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脸色微微发红,忍不住微笑了下,随即压下身形,勾了勾手掌示意江波涛开始吧,一瞬便散发出来的战意包裹了他全身,脸上的表情也紧绷起来。江波涛受到了感染,他清楚地记得周泽楷当年在场上所拥有的锐不可当,所向披靡,这次换他笑了,翻腕开始运球,小周,我来了。

 

江波涛最早进自己班上的球队时,因为身形不太强壮,在激烈的身体对抗中总是有些吃亏,便常常坐冷板凳。他对此也毫不介意,原本也只是作为课余的调剂,在有机会上场的时候也只是尽量地配合队友,只要其他人有更好的出手机会,便会及时把球输送到位,久而久之,倒似是担当了类似于控球后卫的职责,只是因为得分数据惨淡,在喜爱看精彩进球的学生观众里是得不到什么关注的。江波涛乐得轻松,有上场机会就享受,轮休就自己去旁边的空场地投篮玩。他会沿着禁区线和三分线轮流给自己设置定点投篮的组数,眼前没有任何阻挡,只有一片晴空,完全由自我掌握的节奏,从脚底推地间一路转承而上的力量流转过手臂,沿着指尖递送出去的一刹那,是无限自由的感觉。

“好漂亮的姿势。”

那天有一个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冒出来,吓了江波涛一跳。他回头一看,居然是年级上都赫赫有名的王牌选手,周泽楷。

周泽楷中学时代的位置是小前锋,在队里是一等一的得分好手,速度与爆发力都是一流,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一往无前的冲劲,在己队落后的不利情形时也能破除重围,强势得分。与其说他对逆势不屈不挠,倒不如说他对胜利的执着和渴求超越了一切。

眼前这位大神级别的前辈的称赞让江波涛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有点高兴。他不太在意别人的夸赞与瞩目,但不代表他对欣赏也无动于衷,尤其是他尊敬的选手。没错,他很喜欢看周泽楷的比赛,喜欢看他华丽夺目的技巧,行云流水的攻势,和最终满堂夺彩的进球。不过,自己班级和周泽楷班级的对赛,一次都没有机会上场呢。江波涛毫不掩饰内心喜悦的笑了,“谢谢前辈”。周泽楷忽然欺近了江波涛,电光火石间便顺走了他手中的球,一个转身,微笑着,很认真地说,“我们打一场吧”。

 

江波涛不太明白周泽楷是如何注意到一个球场上的小透明的,以至于周泽楷郑重地邀请他加入校队的时候他是一脸懵逼的,更何况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场完全单方碾压的个人赛。“你们需要一个协调型的选手?”江波涛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周泽楷沉吟了一会,“不全是。我感觉到,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得分后卫。”

你有很强的控球能力,对场上的全局也是洞若观火,基本能即时掌握队友各自的状况,以准备随时应变,进攻相对的弱势,是源于对出手时机的要求过于严苛,除非自己在非常优势的得分位上,否则轻易不出手。

这些都是在后来的训练中,江波涛慢慢了解周泽楷之后才交流出来的意见。

而那天,周泽楷只说了一句。

 

两个人打了将近一个小时,互不相让,最终以周泽楷一个漂亮的灌篮结束。江波涛有点气喘,手扶着膝盖在地上坐了下来,“小周还是一如既往地厉害啊,明明都好几年没摸过球了。”“江也是啊,”周泽楷在江波涛的身边也坐下了,“你那个后仰投篮的动作还是那么标准,无法拦截呢。”江波涛乐了,“那个可是你让我猛练的,怎么样,未负师恩吧。”“恩。”

“小周,我好喜欢18岁那个时候的你。”江波涛的头往周泽楷这边倚了倚,“我好喜欢现在的你。”“恩,”周泽楷把他吹到眼睛上的头发拢了拢,“江,也喜欢。”

周泽楷发现江波涛睡着了,他眼下还有淡淡的乌青,睫毛安静地投下一小片扇影,周泽楷将手覆了上去,手心便触到了那睫毛的尖端,柔软细密地蹭着掌心,细腻的肌肤上覆盖着薄薄的汗水,散发着生气勃勃的气息。

江波涛累了,一场剧烈运动将他体内原本就蛰伏的疲劳全部引发了出来,他靠在周泽楷肩上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想着那年周泽楷在黄昏时分霞光里熠熠生辉的侧影。

在你投篮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渴望。

让那个深红球体从自己指尖飞翔,让它完美地划过抛物线,清脆利落地穿越过那一小方禁锢的球框,怦然落地。

江波涛善于配合别人,但他同样渴望着属于自己的胜利,对自己所喜爱坚持的事物,他原是有着不为别人所动的超然,但同样,也渴望着由自己亲手铸下的一份荣耀。

周泽楷看到了,并且发掘出了他内心的渴望。

一晃十四年。

当江波涛宣布他想参加国家司法考试的时候,周泽楷只是吻了吻他的脸颊,很认真地问他,江,你想好了。

恩。这一次是江波涛沿用了周泽楷一向简洁的风格。

 

三十出头的年纪,在一家管理资产上亿的私募基金公司做到中层管理人员,于大部分人而言,大概还算一个不错的成绩,至少可保生活上的安稳无虞。

江波涛想,他这一次改变,不会演变成中年危机吧,笑。

可是,他很高兴,小周在这里。

愿他们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还能心如少年,梦想不灭。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