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树的花

[周江]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发现恋人变成了甜品

·百日群的临时活动

·这是一个很萌但科学性很迷的设定【大雾】,导致下班骑着小黄车的我一路思考。。。然后各种歪七倒八地横行了一路。。。只有那么大的甜筒能拯救我了_(:з)∠)_

·没想到第一篇周江会是这样的。时隔多年,我又找到了一个为之沉迷的CP,希望自己的心没有老到穷途末路。最后选择这样写,如果有不切题或踩到雷点的地方请多包涵,鞠躬ING

·无逻辑无营养,强行卖萌,OOC预警

 

 

 

初夏的清晨,微光早早地从窗帘角边漏了进来,犹然昏暗的室内,床头忽然间闪起了光芒,是手机的闹钟,但音乐声尚未响起振动的机身已被一只修长的手捞了过去。敏捷地将中心的闹铃推到关闭的位置,江波涛借着手机屏幕的打光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今天的颜色乍看很正常,但上面好像有一层薄薄的颗粒,江波涛伸手蹭了一点,放到嘴巴里尝了尝,很好,是糖霜。

 

轮回的副队长最近很烦恼。

今年的夏天来得早,天气迅速地炎热起来,空气黏腻的贴着人的皮肤缓缓流动。入夏以后江波涛的胃口面临一个起伏不定的状态,前一阵贪凉的后果导致他肠胃不调,好几天都是蔫蔫的模样,周泽楷从食堂帮他打回来的饭菜也没得到什么青睐。后来有一天,孙翔从外面回来,扔给江波涛一个纸袋,是附近新开的甜品店,专门做甜甜圈的,和面包房放在玻璃柜里出售的面包砂糖圈不同,口感格外松软,各种口味多达几十种,孙翔买的是芒果天使,浅麦色的面包底中心浓厚的果酱裹着金黄金黄的芒果块,光是看着就已经令人食指大动。江波涛把纸袋里的两个甜甜圈消灭干净,一脸满足地擦干净了嘴角沾的果酱,才对上已经从电脑桌前转过身的周泽楷的眼睛。

[江,甜食伤胃]

[偶尔一次,甜甜圈主要成分还是淀粉,再加上水果,也算均衡,没关系的小周]

于是接下来的一周,周泽楷每天都看见江波涛[偶尔一次]地抱着熟悉的纸袋舔手指,他的表情逐渐沉重起来,而出于为胃口不佳的副队长找一点调剂的好意的孙翔这几天也接受了来自于队长默默的怨念无数,一脑门子问号。

[江]

[好啦小周,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明天再吃就让我变成甜甜圈好了]

于是,后天的早晨江波涛照常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甜甜圈。

 

轮回的队长最近很烦恼。

周泽楷喜欢抱着江波涛睡觉,怀中有人的感觉让他在醒来的一刻可以觉得今天世界也是完满的,而此时凑过去在恋人的嘴角偷一个吻就可以再加十分。

这天他凑过去,亲到了一嘴浓郁的巧克力酱。枕边的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竟看不出慌乱。

[小周,我的手臂好像被你压扁了]

在周泽楷惊慌而苦恼地研究怎样将江波涛已经变成柔软面包质感的手臂捏回原状半小时后,自家恋人从甜品变回了正常人。

[这些赌咒几乎从来不会灵验的]江波涛一脸苦笑。

 

他们在房间的地板上铺了柔软的EVA垫,再铺上一层塑料薄膜,江波涛晚上暂且委委屈屈地睡在那上面,只能在肚子上搭一块小毯子。熬过凌晨的甜品时间后他会先去浴室冲个凉,然后再爬上床睡个回笼觉。周泽楷在迷迷糊糊里会揽住他的腰,在他嘴角舔一舔。

今天的江是蓝莓味的。

 

 

江波涛做了个梦,梦里他变成了真正的甜甜圈,身体不见了,一个圆滚滚的圈圈上伸着四只短小的手脚,脑袋也是直接连在圈圈的上方,他吓坏了,嗷嗷大哭,扑到了一边的周泽楷身上。周泽楷醒了,把他抱在怀里,摸他的头。他才抬头看,发现他们好像在一片原始森林里,周泽楷的形容憔悴,脸颊瘦到凹陷下去,往常的英俊全没了形,只有一双眼睛还是清澈明亮的。他们在这片沉寂的林子里一直走一直走,没有其他动物,只有恣意生长得参天蔽日的林木交织地盖住了上方的天空。周泽楷吃了野蘑菇煮的汤,昏迷了两天。江波涛泪眼汪汪地守着他,在他醒来的那一刻说,小周,你把我吃掉吧。

周泽楷笑了,轻轻地舔了一下江波涛的圈圈。

江波涛吓醒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什么鬼,那个一戳就哭的甜甜圈生物怎么长着自己的脸。

 

江波涛从浴室出来时用大毛巾使劲地擦着头发,他不想用吹风机,大功率风扇的的噪音即使隔着浴室的墙还是可以听到的。他偏过头,一边擦着耳朵后面偏下方的地方,一边看着床上的周泽楷的睡颜,那张俊美而沉静的脸上有着全世界的美好。

江波涛把毛巾扔到一边,轻轻将人手挪开来在床上躺下。

那手立刻自动自觉地环了上来。

江波涛的手指尖沿着周泽楷脸庞的线条轻沿下来,顺到唇边,却始终没有碰触。

怎么回事,居然流眼泪了。

 

从一开始就没有兵荒马乱地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而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下来。也许是相信这是一个赌咒,期限到了就会自动解除吧。也许只是无论变成什么样,都会在一起。

 

 

甜甜圈事件结束之后好久,江副队仍然沉浸在心理阴影中,不但完全戒除有关食品,还总是时不时在自己身上捏来捏去,以确认自己并不夸张但形状也很健美的肌肉还在。

周队长有点上火。

这天江波涛正坐在床上撩起T恤下摆捏自己的肚子,周泽楷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个熟悉的纸袋,江波涛一看脸都绿了,指着袋子半天说不出话。周泽楷笑了笑,拈出一个甜甜圈,咬了一口上面打得相当蓬松的奶油,凑过来捏了江波涛的下巴,滑入惊愕微张的口中交换了一个香软清甜的吻。

周泽楷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江波涛的嘴角,手伸进了宽松的短裤后方揉捏着柔韧丰润的臀丘,指尖若有若无地探进了幽壑之中,碰触的地方全是滑腻微凉的触感,似乎是抹了一手的奶油。

江波涛的脸染上了薄透的红晕,一直烧到耳朵尖。

小周学坏了。

 

从那以后江波涛恢复了他对甜食的热情,并严格禁止周泽楷在寝室食用甜食。

周先生温和地笑了笑,伸手擦掉了江先生嘴角上的可可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