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树的花

all江党,all韩党,不适慎入,和谐社会,拒绝掐架。

¥38.00

购买链接

LOFTER XJUN 幻境手机壳

销魂一晚

舞台剧小周给江打电话的声音也太温柔了吧!!!!官方发糖妥妥的

光合作用

打卡,待填

石榴之家

打卡,待填

有点遗憾。最喜欢的一话。

【百日江波涛|周江】少年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73

抄送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这些人物不属于我。私设和OOC属于我。

流水账文风,小学生文笔,食用不适请海涵。

感谢阅读。

 

略显幼俗的音乐声响起的时候,江波涛揉了揉感觉胀痛的太阳穴,将试卷和答题卡叠放在一起,把自己的证件收进了透明的考试袋中,视线一转看到桌角上黏贴的那一小方考生信息,不由得笑了笑,抬手揭了下来,一起收进了袋中。

做个小小的纪念吧,未曾想过了这么多年还有机会坐在这样一张小小的课桌上,倾尽十几个小时的全力去答一套晦涩到让人眼冒金星的考题。

很痛苦,也有点怀念。

 

走出考试楼外,之前戒备森严的考场工作人员已散去了,各处涌出的考生带来了喧嚣,颇有几分放学后的景象,只是其中既有敦实的大叔,也有丰饶的女子,明明白白地昭示了这里是成年人的战场。

甚至还有头发已花白了的大爷,对不起啊,虽然敬佩,也要竞争这极少的过关名额了呢。

小小的唏嘘感慨后,江波涛想起了什么,赶紧从背包里抓出了手机,迅速操作开机,点开微信界面,果不其然看到周泽楷给他发的消息,只有一条,【考完我去接你】,没有急切的询问,也没有紧凑的安排,一如既往沉稳而自然的步调,让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才真正感觉到结束了。江波涛用鼻尖抵着手机暗下去的屏幕笑了笑,手指一滑,点开了拨号界面。

 

学校附近没有停车的地方,周泽楷把车停在了地铁站口购物中心的低下停车场,然后徒步走到了学校门口。他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因为考试的时间即将结束,都三三两两地站在出口附近,很是热闹。周泽楷找了学校侧面围墙边一个树荫下,倚靠着身后的栏杆,长腿一支,悠闲地抬头望天。

天空非常蓝,是入秋之后特有的高阔干爽的那种蓝。今天市区在办市民马拉松比赛,这天气确是万分给力。早上起床时还能看到江波涛给他发的地铁里跃跃欲试的参赛选手的照片,个个穿着包裹得很矫健的紧身衣,号码牌背在背后,在安全门外忙不迭地压腿扭腰什么的,倒一点不耽误地忙着热身。周泽楷看看时间,想着江波涛已经进了考场,手机必是关机了,知道江波涛只是发来给他看看,便也免回了,起身进了浴室。

这两日江波涛都睡在客房,因为考试地点非常偏远,城里堵车情况又多发,这次还加上比赛的交通管制,江波涛便决定乘坐公共交通,早上不到5点就要起床,他不想影响周泽楷周末睡到自然醒的习惯,便坚持把棉被枕头抱枕一卷拖到了隔壁房间。但他不知道,早上他房间有响动的时候,周泽楷便会醒来,然后闭着眼睛听着爱人在清晨的一片寂静中来回走动的微响,直到大门被轻轻叩合的声音响起,才翻个身过去抱住身边自己的那一只企鹅抱枕。

只有一只,没有江的味道,不开心。

 

手机震了一下,周泽楷按了一下解锁键,是江波涛,【小周来学校里吧,我们一起转转】,后面附了一个愉快的笑脸。周泽楷勾了勾唇,快速回复了两个字,【等我】。

江波涛站在升旗台下面的水池旁边一边吹着风一边望着水,感觉很舒服。池子里有成片的圆荷叶,叶子下面锦鲤缓缓游动,还有趴在水面上的水黾,四肢细长地撑展着,偶尔忽然划动一下向前扑棱几寸,静止之后动作还和原来一模一样,倒像是个懒得动弹的性子。江波涛观得乐不可支,微风吹得刘海飞扬,眉眼弯弯得温柔美好,看呆了正走过来的周泽楷。他看出来江波涛的心情很好,并不是因为刚刚结束了一段沉重的备考,而是沉浸在某种柔软的心境中,眼睛里闪耀的光芒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少年。

江波涛先看到了他,眼睛一下子亮了,等他走到身前,忽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那是一个温暖满怀的拥抱,江波涛柔软的发际擦过了他鼻尖,熟悉的清爽气息一下子扑了满面。周泽楷只愣了一下,便反手揽紧了怀中人的腰身,脸颊轻轻地贴上他耳边蹭了蹭。

小周,我想你了。

恩,我也是。

 

“小周你看,那栋楼还是民国时候建的。”江波涛笑吟吟地伸手给周泽楷指看角落上刻的【民国十八年】,“你觉不觉得跟我们学校有点像,该不会就是仿这个建的吧。”

周泽楷抬头看了看这栋红楼,确实有几分像母校。他原是不太在意地跟着江波涛一起闲逛,此时因这话头留了一分意,这一看,倒真觉出几分亲切感,只觉方圆布局,一草一木,看着都沉静喜人,也许是大部分学校的气场都相似,自有几分超然于世外的清幽。再看江波涛少有的轻松活跃,甚至显露出几分少见的孩子气,眼神不由放柔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晃悠到了操场上,大草地侧边的主席台上还挂着一大幅红色的横幅,写着什么强身健体报效国家,另一边是篮球场,空空静静的篮框架映在碧蓝天穹里,显出几分岁月斑驳的味道。江波涛眼尖,看到草地上的足球球门前躺着一个球状物,看着并不像足球,便走了过去,捡起来一看,果然是一只篮球,掂在指尖拨了两个来回,似是还有不少气。江波涛托着那球,好像想起了什么,望着不远处的篮框凝视了一会儿,等周泽楷走到身边了,笑了,“怎么样,单挑一局?”

 

周泽楷松了领口,解开了袖口,优雅地挽着袖子,江波涛忍不住想遮眼,这样的小周散发出一种要命的性感,尤其是想到那修长的手指……糟糕,赶紧用力眨了眨眼,都是小周那句“比赛,赌注”害的。高中的时候在校队大家练习完了偶尔也会留下来对打,输了的就要负责请大家喝汽水。但小周的赌注……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江波涛强自稳了稳心神,一捻手指用力一转,颇有分量的球体在指尖上凝立旋转起来。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脸色微微发红,忍不住微笑了下,随即压下身形,勾了勾手掌示意江波涛开始吧,一瞬便散发出来的战意包裹了他全身,脸上的表情也紧绷起来。江波涛受到了感染,他清楚地记得周泽楷当年在场上所拥有的锐不可当,所向披靡,这次换他笑了,翻腕开始运球,小周,我来了。

 

江波涛最早进自己班上的球队时,因为身形不太强壮,在激烈的身体对抗中总是有些吃亏,便常常坐冷板凳。他对此也毫不介意,原本也只是作为课余的调剂,在有机会上场的时候也只是尽量地配合队友,只要其他人有更好的出手机会,便会及时把球输送到位,久而久之,倒似是担当了类似于控球后卫的职责,只是因为得分数据惨淡,在喜爱看精彩进球的学生观众里是得不到什么关注的。江波涛乐得轻松,有上场机会就享受,轮休就自己去旁边的空场地投篮玩。他会沿着禁区线和三分线轮流给自己设置定点投篮的组数,眼前没有任何阻挡,只有一片晴空,完全由自我掌握的节奏,从脚底推地间一路转承而上的力量流转过手臂,沿着指尖递送出去的一刹那,是无限自由的感觉。

“好漂亮的姿势。”

那天有一个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冒出来,吓了江波涛一跳。他回头一看,居然是年级上都赫赫有名的王牌选手,周泽楷。

周泽楷中学时代的位置是小前锋,在队里是一等一的得分好手,速度与爆发力都是一流,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一往无前的冲劲,在己队落后的不利情形时也能破除重围,强势得分。与其说他对逆势不屈不挠,倒不如说他对胜利的执着和渴求超越了一切。

眼前这位大神级别的前辈的称赞让江波涛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有点高兴。他不太在意别人的夸赞与瞩目,但不代表他对欣赏也无动于衷,尤其是他尊敬的选手。没错,他很喜欢看周泽楷的比赛,喜欢看他华丽夺目的技巧,行云流水的攻势,和最终满堂夺彩的进球。不过,自己班级和周泽楷班级的对赛,一次都没有机会上场呢。江波涛毫不掩饰内心喜悦的笑了,“谢谢前辈”。周泽楷忽然欺近了江波涛,电光火石间便顺走了他手中的球,一个转身,微笑着,很认真地说,“我们打一场吧”。

 

江波涛不太明白周泽楷是如何注意到一个球场上的小透明的,以至于周泽楷郑重地邀请他加入校队的时候他是一脸懵逼的,更何况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场完全单方碾压的个人赛。“你们需要一个协调型的选手?”江波涛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周泽楷沉吟了一会,“不全是。我感觉到,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得分后卫。”

你有很强的控球能力,对场上的全局也是洞若观火,基本能即时掌握队友各自的状况,以准备随时应变,进攻相对的弱势,是源于对出手时机的要求过于严苛,除非自己在非常优势的得分位上,否则轻易不出手。

这些都是在后来的训练中,江波涛慢慢了解周泽楷之后才交流出来的意见。

而那天,周泽楷只说了一句。

 

两个人打了将近一个小时,互不相让,最终以周泽楷一个漂亮的灌篮结束。江波涛有点气喘,手扶着膝盖在地上坐了下来,“小周还是一如既往地厉害啊,明明都好几年没摸过球了。”“江也是啊,”周泽楷在江波涛的身边也坐下了,“你那个后仰投篮的动作还是那么标准,无法拦截呢。”江波涛乐了,“那个可是你让我猛练的,怎么样,未负师恩吧。”“恩。”

“小周,我好喜欢18岁那个时候的你。”江波涛的头往周泽楷这边倚了倚,“我好喜欢现在的你。”“恩,”周泽楷把他吹到眼睛上的头发拢了拢,“江,也喜欢。”

周泽楷发现江波涛睡着了,他眼下还有淡淡的乌青,睫毛安静地投下一小片扇影,周泽楷将手覆了上去,手心便触到了那睫毛的尖端,柔软细密地蹭着掌心,细腻的肌肤上覆盖着薄薄的汗水,散发着生气勃勃的气息。

江波涛累了,一场剧烈运动将他体内原本就蛰伏的疲劳全部引发了出来,他靠在周泽楷肩上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想着那年周泽楷在黄昏时分霞光里熠熠生辉的侧影。

在你投篮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渴望。

让那个深红球体从自己指尖飞翔,让它完美地划过抛物线,清脆利落地穿越过那一小方禁锢的球框,怦然落地。

江波涛善于配合别人,但他同样渴望着属于自己的胜利,对自己所喜爱坚持的事物,他原是有着不为别人所动的超然,但同样,也渴望着由自己亲手铸下的一份荣耀。

周泽楷看到了,并且发掘出了他内心的渴望。

一晃十四年。

当江波涛宣布他想参加国家司法考试的时候,周泽楷只是吻了吻他的脸颊,很认真地问他,江,你想好了。

恩。这一次是江波涛沿用了周泽楷一向简洁的风格。

 

三十出头的年纪,在一家管理资产上亿的私募基金公司做到中层管理人员,于大部分人而言,大概还算一个不错的成绩,至少可保生活上的安稳无虞。

江波涛想,他这一次改变,不会演变成中年危机吧,笑。

可是,他很高兴,小周在这里。

愿他们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还能心如少年,梦想不灭。


[周江]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发现恋人变成了甜品

·百日群的临时活动

·这是一个很萌但科学性很迷的设定【大雾】,导致下班骑着小黄车的我一路思考。。。然后各种歪七倒八地横行了一路。。。只有那么大的甜筒能拯救我了_(:з)∠)_

·没想到第一篇周江会是这样的。时隔多年,我又找到了一个为之沉迷的CP,希望自己的心没有老到穷途末路。最后选择这样写,如果有不切题或踩到雷点的地方请多包涵,鞠躬ING

·无逻辑无营养,强行卖萌,OOC预警

 

 

 

初夏的清晨,微光早早地从窗帘角边漏了进来,犹然昏暗的室内,床头忽然间闪起了光芒,是手机的闹钟,但音乐声尚未响起振动的机身已被一只修长的手捞了过去。敏捷地将中心的闹铃推到关闭的位置,江波涛借着手机屏幕的打光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今天的颜色乍看很正常,但上面好像有一层薄薄的颗粒,江波涛伸手蹭了一点,放到嘴巴里尝了尝,很好,是糖霜。

 

轮回的副队长最近很烦恼。

今年的夏天来得早,天气迅速地炎热起来,空气黏腻的贴着人的皮肤缓缓流动。入夏以后江波涛的胃口面临一个起伏不定的状态,前一阵贪凉的后果导致他肠胃不调,好几天都是蔫蔫的模样,周泽楷从食堂帮他打回来的饭菜也没得到什么青睐。后来有一天,孙翔从外面回来,扔给江波涛一个纸袋,是附近新开的甜品店,专门做甜甜圈的,和面包房放在玻璃柜里出售的面包砂糖圈不同,口感格外松软,各种口味多达几十种,孙翔买的是芒果天使,浅麦色的面包底中心浓厚的果酱裹着金黄金黄的芒果块,光是看着就已经令人食指大动。江波涛把纸袋里的两个甜甜圈消灭干净,一脸满足地擦干净了嘴角沾的果酱,才对上已经从电脑桌前转过身的周泽楷的眼睛。

[江,甜食伤胃]

[偶尔一次,甜甜圈主要成分还是淀粉,再加上水果,也算均衡,没关系的小周]

于是接下来的一周,周泽楷每天都看见江波涛[偶尔一次]地抱着熟悉的纸袋舔手指,他的表情逐渐沉重起来,而出于为胃口不佳的副队长找一点调剂的好意的孙翔这几天也接受了来自于队长默默的怨念无数,一脑门子问号。

[江]

[好啦小周,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明天再吃就让我变成甜甜圈好了]

于是,后天的早晨江波涛照常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甜甜圈。

 

轮回的队长最近很烦恼。

周泽楷喜欢抱着江波涛睡觉,怀中有人的感觉让他在醒来的一刻可以觉得今天世界也是完满的,而此时凑过去在恋人的嘴角偷一个吻就可以再加十分。

这天他凑过去,亲到了一嘴浓郁的巧克力酱。枕边的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竟看不出慌乱。

[小周,我的手臂好像被你压扁了]

在周泽楷惊慌而苦恼地研究怎样将江波涛已经变成柔软面包质感的手臂捏回原状半小时后,自家恋人从甜品变回了正常人。

[这些赌咒几乎从来不会灵验的]江波涛一脸苦笑。

 

他们在房间的地板上铺了柔软的EVA垫,再铺上一层塑料薄膜,江波涛晚上暂且委委屈屈地睡在那上面,只能在肚子上搭一块小毯子。熬过凌晨的甜品时间后他会先去浴室冲个凉,然后再爬上床睡个回笼觉。周泽楷在迷迷糊糊里会揽住他的腰,在他嘴角舔一舔。

今天的江是蓝莓味的。

 

 

江波涛做了个梦,梦里他变成了真正的甜甜圈,身体不见了,一个圆滚滚的圈圈上伸着四只短小的手脚,脑袋也是直接连在圈圈的上方,他吓坏了,嗷嗷大哭,扑到了一边的周泽楷身上。周泽楷醒了,把他抱在怀里,摸他的头。他才抬头看,发现他们好像在一片原始森林里,周泽楷的形容憔悴,脸颊瘦到凹陷下去,往常的英俊全没了形,只有一双眼睛还是清澈明亮的。他们在这片沉寂的林子里一直走一直走,没有其他动物,只有恣意生长得参天蔽日的林木交织地盖住了上方的天空。周泽楷吃了野蘑菇煮的汤,昏迷了两天。江波涛泪眼汪汪地守着他,在他醒来的那一刻说,小周,你把我吃掉吧。

周泽楷笑了,轻轻地舔了一下江波涛的圈圈。

江波涛吓醒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什么鬼,那个一戳就哭的甜甜圈生物怎么长着自己的脸。

 

江波涛从浴室出来时用大毛巾使劲地擦着头发,他不想用吹风机,大功率风扇的的噪音即使隔着浴室的墙还是可以听到的。他偏过头,一边擦着耳朵后面偏下方的地方,一边看着床上的周泽楷的睡颜,那张俊美而沉静的脸上有着全世界的美好。

江波涛把毛巾扔到一边,轻轻将人手挪开来在床上躺下。

那手立刻自动自觉地环了上来。

江波涛的手指尖沿着周泽楷脸庞的线条轻沿下来,顺到唇边,却始终没有碰触。

怎么回事,居然流眼泪了。

 

从一开始就没有兵荒马乱地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而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下来。也许是相信这是一个赌咒,期限到了就会自动解除吧。也许只是无论变成什么样,都会在一起。

 

 

甜甜圈事件结束之后好久,江副队仍然沉浸在心理阴影中,不但完全戒除有关食品,还总是时不时在自己身上捏来捏去,以确认自己并不夸张但形状也很健美的肌肉还在。

周队长有点上火。

这天江波涛正坐在床上撩起T恤下摆捏自己的肚子,周泽楷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个熟悉的纸袋,江波涛一看脸都绿了,指着袋子半天说不出话。周泽楷笑了笑,拈出一个甜甜圈,咬了一口上面打得相当蓬松的奶油,凑过来捏了江波涛的下巴,滑入惊愕微张的口中交换了一个香软清甜的吻。

周泽楷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江波涛的嘴角,手伸进了宽松的短裤后方揉捏着柔韧丰润的臀丘,指尖若有若无地探进了幽壑之中,碰触的地方全是滑腻微凉的触感,似乎是抹了一手的奶油。

江波涛的脸染上了薄透的红晕,一直烧到耳朵尖。

小周学坏了。

 

从那以后江波涛恢复了他对甜食的热情,并严格禁止周泽楷在寝室食用甜食。

周先生温和地笑了笑,伸手擦掉了江先生嘴角上的可可粉。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希望授权这个问题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看完摔跤吧爸爸来一发那么大的甜筒,人生圆满了~

叶神生日快乐